他的作品,如同三维的个人旅行

时间:2019-03-25 11:36:28 来源:盘锦资讯网 作者:匿名
  

四件作品,包括装置,雕塑和图像,展示了艺术家在不同时间在不同国家学习时的思想和记录。这样的展览不是像三维个人旅行吗?面对解放日报和上官记者,潘一舟笑道,“好的。”虽然他出生在金山画廊,但他的父母从9岁开始从上海到日本生活的潘一舟现在理解并表达了中国人。这很困难。 “当我乘坐公共汽车时,我将被视为外国人,因为我的普通话声音非常严重。”他仍然保持着几乎每年都回到家乡的习惯,但这是上海的第一次。

染色?绘画41 x 41 cm?2017

生于中国,但生活在日本,这种身份矛盾也是潘一洲创作的重要话题。 “我们谈到了当局和其他人。例如,当我在日本的时候,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关于上海的新闻。我总是会问自己,看到这样的事情是权威还是其他人。在一个国家,我们可以重新审视这个问题并发现一个新的自我,而不是跳出这个身份。“

2013年,潘一舟前往澳大利亚担任驻地艺术家三个月。这是他第一次真正觉得自己生活在“外国”。离开熟悉的中国和日本,潘一洲觉得自己像一个没有固定地位的旅行者,完全向外国开放了他的脸。在展览中,一个名为《黄金攀岩》的作品来自这段漫长的旅程。在19世纪,澳大利亚曾一度掀起淘金热潮。来自世界各地的海外移民,包括中国人,纷纷涌向这片土地,墨尔本郊区仍有古老的金矿遗迹。但现在只剩下几块石头了。潘一舟用树脂来模仿这些宝石的形状。外部涂有金色,整个墙壁就像攀岩一样。它们象征着“移民”的主题。

另一件装置《着色》在潘一洲心目中具有典型的中国元素。《着色》画布的另一面涂有与正面相同的图案,给人一种“反向和反向”的错觉。有趣的是,虽然他出生在金山,但他的祖母用棉布做衣服。潘一洲没有选择江南特色的花布,而是选用了“东北大花布”。 “这块布是在网上买的。我发现很多中国花布,发现这是最常见的。”潘一舟没有自信地与记者确认。 “我知道花布上印有的图案是牡丹。我认为它很美,它代表了中国的本土,也是我文化的内在文化。”?

在一次关于伦敦全球化的展览中,潘一舟会见了策展人金泽云。作为上海当代艺术馆美术馆2017年“客座规划”项目的第一位策划人,金泽云和潘一舟引发了丰富的个人旅??行经历的讨论,呈现出类似但完全不同的社会,生活和文化方面。 ,碰撞,思考和灵感。

思想家漂浮在海上思想家漂浮在海上?视频视频?6'53''?2016

躺在斜倚的雕像?视频视频?9'38'?2015

《思想者浮于海》和《卧像》都是潘一舟和拍摄的视频作品。《卧像》以幽默的方式,表达不同文化交汇的状态。在作品中,潘一舟身着自由女神像,哥伦布雕塑等雕塑作品。当他站立时,他可以伪造,但过了一会儿,原来严肃的雕像将突然以不可预测的方式放下。当时,潘一舟忍不住笑了。他介绍说,这种灵感来自卧佛,也是东方雕塑的典型代表。 “西方雕塑通常都是站立的,并且有一种力量感,但卧佛却给人一种缓慢的放松感。在我的表演中,两人合并。“在《思想者浮于海》中,潘一舟正在摆出罗丹的外观《思想者》雕塑,漂浮在海中一动不动,共花了三天的拍摄时间。金泽云认为,这两部作品看起来很奇怪,但背后是多元文化主义的复杂状态,也揭示了观众对世界的新视角。 “就像我们正在观看同一朵花,来自不同视角和文化的人们,我们看到的花朵是不同的。与全球化一样,英国人,中国人和日本人也会有所不同。观察的角度和方向以及意见都不同。这些作品揭示了这个问题,并希望观众可以产生更多的联想和反思。“

作为一名独立策展人,金泽云曾在日本熊本当代艺术博物馆和川崎市博物馆担任策展人,并在上海生活了一年半。他发现上海拥有大量的艺术画廊和画廊,可以用来制作大型博览会,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着名艺术家。但不幸的是,博物馆里很少有策展人。?

“在东京的大多数艺术画廊中有五位全职策展人,但在上海只有一两位,甚至没有。策展人的角色非常重要。他可以从博物馆的背景和历史开始。我将策划展览,了解博物馆目前应该承担什么样的社会责任。我很羡慕上海有这样一个大型的艺术博物馆,并展出了这么多着名的杰作。但展览还需要长期思考,否则它只是一个派对。它看起来宏伟壮观,但在聚会结束后,什么都没有留下。“

编辑电子邮件:ljnjf